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05:36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表示,“餐桌革命”要落地,通过孩子去动员全家,“小手拉大手”是很好的形式,“孩子们的行为习惯尚未定型,更容易接受公筷等用餐方式,养成好习惯;其次,对公筷使用的‘阻力军’——老人来说,政府再宣传、子女再劝导,都不如孙辈软绵绵的一句提醒有效。”“此次疫情显著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消费模式和习惯。通过此次公共卫生事件,我们也需要反思过度聚集带来的风险。”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,全国政协委员、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朱鼎健提出建议,国内应该对春节假期进行弹性安排,给地方和企业更多自主权,实现最大限度的春节前后错峰出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体落实到行动上,朱鼎健认为,可以实行“总量控制,弹性选择”的方式,给予地方和企业更多自主选择安排权。即,国家仅规定除夕、初一、初二全国统一春节假,其他全部由各省市和企业自行安排,甚至允许调整假期的日期组合。例如,各省市和企业可以选择组合前4天或后4天;还可以选择除夕前10天和后10天区间内,再增加前后双休日的调休,以及企业根据各自实际经营情况,适度安排员工年休假等。在安排好值班、轮岗机制前提下,让大家在前后共20天区间中自主选择7-11天的时间段,让更多人可以错峰出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每年国务院办公厅统一发布通知规定,春节假期及调休安排通常是在每年除夕至农历正月初六期间,共放假7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份142字的提案,是她提过最动情、最短的一件“我觉得,今年的两会该有个默哀环节。希望以此表达我们对抗击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。”冯丹龙在和单位的同事们做了初步沟通后,于2月19日向全国政协提交了一件简短的提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鼎健认为,今年春节前后发生了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,大量的人员集中流动扩大了传染范围,其后的人员隔离又导致了企业复工困难。疫情与春节假期叠加,带来了一连串的负面连锁反应,有必要让我们思考,现行的春节长假模式是否可以进行科学调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国人喜欢围桌而食,有的人觉得用公筷影响用餐气氛,也有人觉得用公筷是‘小题大做’。”她说,倡导使用公筷,各地“单打独斗”难以形成握指成拳的效果,建议强化顶层设计,系统推进,并通过设立全国范围的“公筷行动日”提醒大家重视“舌尖上的安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认为,这种弹性安排,可以尊重春节团圆的历史文化,感受更有质量的家庭团聚;也能保证民众的休假福利,丰富休假感受;又能实现“错峰出行”,减少社会各方面的运营压力;还可以降低人员集中带来的疾病传播风险;同时,让各省市、各企业根据自身实际灵活调整生产线和用工,通过完善的轮班、补偿机制,使企业生产和社会运转更加连贯有序。5月21日15时,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将在人民大会堂拉开帷幕。届时,委员们将集体肃立,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一分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朱鼎健提及,春节“一刀切”集中放假可能还会增大传染病的传播风险、造成大众“节后综合症”,以及集体性停工加重企业运转压力等问题。“可以看出,全国统一集中7天春节长假,使各种影响和负面效应更加突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解释,这意味着,在全国范围内以亿计的巨量人口在短短几天时间内进行一次往返的“春节大迁徙”,这甚至被称为“世界奇观”。春节长假也因此带来了交通等一系列的社会运转组织的失序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分钟的新增程序来自于2月19日全国政协提案管理系统中一份142个字的提案。该提案的提交者是来自总工会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冯丹龙。提案提交后,第二天她就得到了全国提案委员会办公室的答复。而答复中“急事急办”这四个字也是让冯丹龙委员印象最深刻的。在接受《工人日报》记者电话采访中,冯丹龙委员说,这是她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以来,提交字数最短,得到答复最快的一份提案。在她看来,这一分钟不仅体现了人们对于生命的尊重,也是全国政协在接收委员提案、创新履职方式过程中实事求是的具体表现。而这样的“急事急办”则得益于近年来全国政协推出的的网络议政、远程协商模式。委员们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网络系统,实现移动履职。